葛兰素史克性贿赂无底线,折射真实国内生意场

2013-07-16 13:14    发布者:admin    评论:0    浏览:1633
公司一般有两种会议,内部会议和外部会议,内部会议包括年会和平常的一些小会议,对外会议则是公司组织医生、专家或政府官员参加的研讨会等。根据GSK中国的规定,两万元以上的会议必须通过旅行社组织,一是为了办得更专业,二是为了避免内部员工动用大量资金,防止腐败产生。

公安部披露葛兰素史克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GSK中国)部分高管被查后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7月12日至7月14日,记者赶赴长沙,对警方以及被抓的GSK中国高管进行了采访。据了解,GSK中国此次共有4名高管被抓。外资药企的“四驾马车”同时被抓,这还是首次。这些高管涉嫌受贿,并用受贿所得再行贿政府官员和医生等,其中还有人涉嫌接受性贿赂。

相关链接

跨国药企在华行贿并非个案

2012年,美国司法部向葛兰素史克公司(GSK)开出了30亿美元的天价罚单,因为GSK公司未经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(FDA)的批准,就非法销售和推广安非他酮及帕罗西汀两款药物,包括用于儿童抑郁症的治疗。另外,公司涉嫌向FDA隐瞒明星药品文迪雅的临床数据。

2012年,美国司法部勒令葛兰素史克公司(GSK)为其药品掺假的行为支付7.5亿美元的罚金。

跨国药企在华行贿已非个案。有媒体报道称,在GSK之前,强生、西门子、辉瑞、礼来等跨国药企均曾卷入在华涉嫌行贿风波,辉瑞更是因商业贿赂被美国司法部门处以23亿美元的巨额罚单。

据媒体报道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去年曾披露,全球最大制药企业辉瑞制药(Pfizer)在包括中国在内的8个国家,向当地官员以及医生和医护人员等国有单位公职人员行贿。

据SEC调查,在2001年至2007年6年间,辉瑞中国公司的员工邀请处方量较大的医生前往高级俱乐部,并对这些医生为辉瑞产品销售“所作的贡献”加以回报。同时,辉瑞中国公司还为中国医生量身打造“销售积分”回报模式,换取茶包、手机等礼品。

案发

GSK案暴露并非缘于举报

GSK案发后,一时引起媒体关注。曾经有媒体报道称,该公司之所以案发,缘于离职高管的举报,此说法遭到警方的否认。

据记者了解,GSK进入警方视线,与举报无关,而是缘于上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旅行社——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被调查。这家旅行社基本上不组织游客旅游,仅靠承接GSK等外资药企的会议组织,一年的业务量就达到了1亿多,这种异常引起了警方的注意。

公安部官方表示,今年年初,公安机关对旅行社行业经营异常情况进行分析调查,在有关部门的协助下,警方发现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等相关旅行社存在重大经济犯罪嫌疑,GSK中国公司也牵涉其中,同样存在重大经济犯罪嫌疑。

6月份,公安部部署上海、长沙、郑州等地警方负责侦办此案。

据了解,公安部之所以指定长沙经侦支队侦办此案,是因为长沙经侦支队在办理医药商业贿赂案件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,曾经侦办过不少经济大案。

在经过前期的缜密调查后,6月27日,长沙、上海、郑州等地警方展开统一抓捕。7月10日,警方又开展二次抓捕。在临江旅行社的办公室内,警方查获了一个账本,上面详细记录了该旅行社向GSK高管行贿的账目。

涉及金额高达1.19亿元

根据警方的调查和审讯,临江等旅行社和GSK中国部分高管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。

临江旅行社通过承接GSK中国的内部会议、员工培训和外部学术交流会等,从2009年至去年,涉及金额高达1.19亿元。GSK的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等部分高管通过旅行社,用虚增会议规模等手段进行套现。旅行社按照行规,向GSK中国的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等部分高管支付现金等行贿。

据初步调查,通过各种贿赂手段,临江旅行社将2000万元支付给梁宏等GSK高管以及其他人员。仅梁宏一人所收受的贿赂约在200万元左右,除了用于贿赂官员和专家、医生外,其余部分被梁自己中饱私囊。

进展

被抓高管包括法务部总监

据了解,此次GSK中国共有4大高管被抓,分别是法务部总监、41岁的赵虹燕(女);副总裁、企业运营总经理、49岁的梁宏;商业发展事业企业运营总经理、45岁的黄红(女);副总裁兼人力资源部总监、50岁的张国维。这4人,又被称为GSK中国的四驾马车。长沙警方透露,目前梁宏所涉嫌的罪名至少包括职务侵占、商业贿赂、收受贿赂等。

在华外资药企四驾马车同时被抓,这还是第一次。

临江旅行社方面,也有老板翁剑雍等多人被抓,翁所涉嫌的罪名为商业贿赂等。

揭秘

1

GSK高管陷入情色交易

临江旅行社老板翁剑雍承认,除了GSK中国,他们公司还与五六家外资药企存在类似的业务往来,“只是其他公司没有GSK这么厉害”。即使如此,最近几年,临江旅行社每年的营业额也在1亿多元,而其中至少20%的会议虚增会议规模。

而据GSK中国高管称,除了临江旅行社,GSK的内部会议,以及外部会议,至少还与30余家旅行社有些业务往来。仅梁宏一人,每年涉及会议的预算就高达几个亿,给临江旅行社的也仅仅一千万元,其他会议费用,都由其他销售人员再联系旅行社组织会议,虚开和虚构现象同样存在。GSK中国的高管和销售人员,再用这部分钱行贿政府官员、专家和医生等。

警方表示,GSK中国的高管通过旅行社套现了多少钱,又有多少钱用于行贿,还需要进一步调查。据初步统计,这不会是一个小数目。

“临江旅行社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”,办案民警表示。

据记者了解,还有一家旅行社,为了拉拢权限极大的GSK中国高管,还使出了“美人计”。这家旅行社雇用了一名女子,向这名高管进行性贿赂,这名女子在这名高管身边待了4年左右。

不难看出,GSK中国的利益链始终伴随着贿赂链,其特点就是通过承办这种会议、赞助等形式规避中国法律,同时规避内部监管。

在GSK案发后,整个医药行业人心惶惶,担心突然哪天警方就找到了自己头上。警方表示,药价虚高,与药企的行贿不无关系,必须要严打。此次通过GSK案震慑和规范整个行业,使药价虚高的现状有所改善,让更多的老百姓受益。

2

运营成本“占”药价三成

据梁宏称,在GSK中国,他负责肝炎、泌尿、糖尿病等几个治疗领域药品的销售管理。据他介绍,一种药品要上市,要与各个部门打交道,如注册涉及药监部门,价格涉及发改委,进医保涉及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门,进入地方涉及地方招标办,进入医院要涉及医院院长,科室主任、医生等,“环节太多,要打交道的政府部门太多”。

已经在医药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梁宏说,据他估算,药企运营在药价中所占的比重高达20%到30%,至于行贿成本占到多少,倒没有太多统计,但占的比例非常大。梁宏说,通过十几天的反思,他认为运营成本所占的比例确实太高了。“如果能少开点会,就能降低一些成本,就能有更多的老百姓受益”。

梁宏说,以一种治疗乙肝的药为例,出厂价约在140元,经过经销商、医院等层层加价,最后到患者手里,价格达到了210元左右。

梁宏也指出,症结还在于环节太多,“我们也喜欢越简单越好,如果药品的环节少了,腐败也就少了”。梁宏指出,以药养医是其中最大的问题。

梁宏还认为,目前中国的药厂太多,都是一种低水平的仿制,这就导致不能集中优势进行研发。而像美国,只有几家大型药企,动辄就可以拿出数亿元进行研发,“研发的成本最高”。梁宏说,这实际上还是管理的问题。

梁宏说,希望此次GSK中国案件能起到一个警示作用,对未来中国的医药市场起到根本性的变化。

3

一个项目行贿数目达200万

41岁的翁剑雍是上海本地人,以前曾经在一家旅行社打工时,就知道药企通过旅行社开会的事。2006年,他成立了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。2007年,他之前认识的一位朋友,从其他药企跳槽到GSK中国公司。在这位朋友的推荐下,临江旅行社成为GSK中国的一个会议服务商。这期间,临江主要承接GSK中国的疫苗部和培训部的会议。由于培训部主要是内部培训,还比较正规。

而在承接疫苗部的会议和项目时,临江已经开始向GSK的人员以送回扣的方式行贿。据翁介绍,其中的一个冷链项目,行贿数目就高达200万元。

2008年,GSK中国迎来了一位新高管,他就是梁宏。

今年49岁的梁宏,大学时学得是制药专业,大学毕业后曾在一家国企做药品生产。1993年,梁宏改做药品营销,当过医药代表的他,一直坐到惠氏医药销售总监的位子。2008年12月,梁宏跳槽来到了GSK中国,担任副总裁、企业运营总经理,年薪上百万元。

4梁宏说,公司一般有两种会议,内部会议和外部会议,内部会议包括年会和平常的一些小会议,对外会议则是公司组织医生、专家或政府官员参加的研讨会等。根据GSK中国的规定,两万元以上的会议必须通过旅行社组织,一是为了办得更专业,二是为了避免内部员工动用大量资金,防止腐败产生。

在梁宏进入GSK中国以前,就已经有多个旅行社服务商,专门做公司内部会议。但GSK中国的这种游戏规则,并未能防止腐败产生,反而滋生了新的腐败。

2009年10月,由于翁此前在GSK中国的那位朋友离职,他将翁介绍给了梁宏认识。翁剑雍迅速抓住了这次机会,除了吃饭,翁剑雍还带着梁宏等人去台湾玩了一趟,随后又多次登门拜访。

从2010年4月份开始,梁宏再召开内部会议时,就开始启用临江旅行社。两个人的命运,也开始连在了一起。
0 顶一下
如果您要进行评论信息,请先 登录 或者 快速注册 。
评论总数:0

网友评论